年薪400萬~4000萬的魅力 金融白領 搶登中國薪舞台

作者:林美姿 │ 攝影:陳柏年
出處:2008年5月號《遠見雜誌》 《遠見雜誌》第263期 瀏覽數:41,550+

 兩岸金融政策可望在520之後鬆綁。自2000年以來持續不斷的金融人才西進潮,未來將隨著台灣金融業登陸,而愈演愈烈。2007年台灣的金融人才不僅從保險、銀行、投信到證券業全面登陸,而且這股出走潮明顯從中高階主管蔓延到年輕的金融從業人員。

     在未來兩岸金融合作空間加大的新情勢下,這群早先西進的前鋒,憑著大陸經驗,在職場上將有更多的優勢。「這兩年來,高階主管赴大陸的意願比以前高很多,」萬寶華企業管理顧問公司(Manpower)財務金融經理吳璧昇有這種感受。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中國證照中心主任謝仁杰更以「奮不顧身」,形容新興的一群、30到40歲出走的金融白領階級,「他們很多人都是舉家遷往大陸。」

     中國的金融業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尤其這兩、三年上市的幾家中國大銀行,市值更一舉晉級全球前十大。相對台灣金融業的不景氣,許多感到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人紛紛另謀出路。

     目前在大陸農銀滙理基金公司擔任投資理財部總經理的汪聖芬說,四年多前她到大陸工作時,一起聚餐的台灣同行只有八個人,「現在單是QDII(境內投資人業務)相關的台灣人,吃飯時就要坐到兩桌,」她笑著說。經常和銀行通路接觸的她,也發現已有不少台灣年輕人在大陸的銀行做基層行員。

     順利在大陸金融業立足的人,現在常常會接到台灣朋友拜託介紹工作。不過經常幫大陸投信業推薦台灣人選的中國南方基金公司顧問陳忠慶,語重心長地指出,「現在的問題是,人家究竟還需不需要你!」

大陸磁吸 不曾停過腳步

     整體來看,中高階金融人才西進比年輕的基層員工機會高,尤其是具國際化、跨部門管理經驗的高階人才最搶手。目前大陸需才孔急的職務包括海外基金經理人、資產管理、財富管理,以及台商企業金融業務人才等,這些領域台灣人都還有優勢。

     2007年上半年,大陸開放十多家外商銀行的人民幣業務,因此外銀的人力需求暴增,吳璧昇指出,某家外銀開出一年的人力需求高達1500人,其中企業金融所需人力是以往的倍數,而台商業務方面,台灣人絕對占優勢。

     2007年下半年,資產管理的人力需求明顯增加,尤其是國際投資經理人的職缺最迫切,薪資待遇也很好談,開價年薪100萬到1000萬人民幣都有,折合台幣400萬到4000萬元。「這種待遇已經比台灣高,如果找香港和新加坡人會更貴,因此台灣經理人很有競爭力,」吳璧昇分析。大陸首批開放的四支QDII操盤人,其中三人都來自台灣。

薪水多 從2倍到1.2倍行情

     早期台灣人到大陸,如果不是外派,主要選擇平安集團、招商銀行、民生銀行等有能力開出高價的金融機構,或是像花旗銀行等國際性企業,但近年來中國經濟實力突飛猛進,有能力也願意提供高薪的企業大增,相對台灣的薪資停滯不前,中國市場就成為台灣金融人才的新機會。

     吳璧昇指出,受聘到大陸的薪資一般可以高於台灣30%~50%,但主要還是看個人的條件。台灣外派的薪資早期可以多到1.5至2倍,現在大約只1.2至1.5倍了。深圳發展銀行私人理財部總經理周偉萱提醒,大陸的稅負分級明顯,談待遇時,要同時考慮稅率,算清楚可以實拿的薪資。

     汪聖芬建議,和中國企業談薪資時,要參考一般市場行情以及這家公司的薪資水準,不要獅子大開口,讓自己變成公司的「一根釘子」。但可以在福利方面多爭取。「挑好公司、談好位子,都比談薪水重要,」轉換過三家基金公司的汪聖芬說。

行業變 從保險業到金融業

     台灣金融人才西進的腳步從2000年開始後,就不曾間斷。

     首批是保險業務體系的整批挖角;2002年信用卡團隊跟進,接著是台商企金人才;2003起創投和私募基金人才也移師大陸,2004年起財富管理、投信證券人才陸續登陸,隨著大陸金融新業務不斷地興起,未來兩岸人才板塊的移動將不會停止。其中,在保險、銀行、投信和證券等產業中,台灣保險人才登陸最早,為大陸的保險業注入高比例的台灣基因。未來隨著更多的台資保險公司開辦業務,人才西進可能再有高峰。以上海國泰人壽為例,1500名員工中,有近100位的台籍幹部,主要分布在業務體系。

      2000年中國平安保險集團的「龍騰計畫」,大手筆聘請台灣500名保險業務人才,轟動兩岸;此後多年,前後有超過10位台灣人出任中國保險公司的總經理,儘管有些人鎩羽而歸,但勇闖彼岸的人依然前仆後繼,業界估計,目前在大陸保險業任職的台籍高階主管至少有上百人。

     2007年平安集團再度跨海徵才,但挖角的對象已轉移到銀行和投信投顧業。現任大陸太平人壽保險公司顧問,國泰寰宇財金企管顧問公司董事長梅汝彪指出,目前大陸保險業較缺的是精算師、電話行銷、通路和資產管理相關的高端人才。

跳板好 香港成人才轉運站

     許多金融人考慮西進的第一站,會先選擇香港。香港既是亞洲金融中心,歷練機會多,和大陸往來密切,待遇也佳,職涯轉換所冒的風險較低。

     現在香港更成為台資銀行西進的訓練基地,為了準備今年可能開放銀行到大陸投資的契機,香港17家台資銀行已上緊發條,香港也成為許多銀行最熱門的外派地點。

     華南銀行香港分行經理劉聰隆指出,未來台資銀行到大陸開業時,有香港經驗的人會優先去支援,短期一定會先大量啟用台灣團隊,至少第一批就要有五到六位不同部門的人。

     台大財經系畢業就考進滙豐銀行儲備幹部的徐世偉,在2006年底接受「年輕銀行家」計畫到英國受訓,讓初出校門的他打開了視野,決定透過滙豐跨國輪調平台,申請到香港滙豐投資銀行,擔任多元化工業業務分析員。

     在這個八人團隊裡,就有八個國籍,徐世偉是唯一聽說讀寫中文流利的人,因此原本應由資深人員負責的台灣和大陸客戶聯繫工作,也改由26歲的他來負責。

     徐世偉笑著說,如果台大同學要辦同學會,在香港還比台北容易,因為有幾位已在香港工作,部分在台灣金融業的同學也常來出差,還有一些同學到香港尋找就業機會,大家常有機會碰面。

     37歲,任職香港富邦銀行境外理財副總裁的高偉倫,原本是台灣摩根富林明投信的投資顧問,2006年他眼見國內銀行的基金手續費殺到見骨,投資顧問很難有發展空間,台股也積弱不振,因此決定轉換舞台。

     留美的MBA背景,加上曾在深圳的工廠做過貿易,獵人頭公司很快就幫他找到多家銀行的工作機會,後來他選擇進入台資銀行,現在高偉倫已考取香港和大陸多張的金融證照。

     和高偉倫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因此金融人下班後,上補習班準備考照的情況很流行。一位已被外商購併的本國銀行分行經理,每逢週末,都遠從苗栗到台北來上課。他說,未來希望爭取外派到大陸,讓事業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台灣優勢 三大熱門人才

     不過香港主要仍是跳板角色,台灣金融人才海外就業的主戰場,還是在大陸。

     渣打銀行人力資源部資深副總裁陳瑋芝就指出,台灣的組織學習部已被總部明確告知,將擔負起「亞洲人才輸出庫」的重任。渣打投資3000萬元以上在台興建五星級國際學苑,未來希望能輸出初中階人才、理財顧問和分行經理等到大陸支援。

     一位在大陸多年的台資銀行代表指出,這兩年透過獵人頭公司想要過來大陸發展的風氣「熱得不得了」。台灣金融人才還有的優勢,包括財富管理、企業金融的台灣業務、信用卡業務等。最需要的是三到十年經驗的中階幹部,高階的職位不多,至於資歷淺的年輕人目前「沒戲唱」。

研究員 最常被高薪挖角

      外派上海一去就是11年的群益證券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刁維仁說,這三、四年來,證券和投信業的基金經理人、業務系統和管理人才都過來了。目前大陸最缺研究員,群益證券上海的研究員老是被當地券商高薪挖角,讓他很頭痛。

     刁維仁也指出,大陸目前還未開放的業務,例如指數期貨、融資融券,未來都是台灣人才的機會。此外在內部管理、作業流程、風險控管、稽核等方面,台灣人還是有優勢。

     中國60家基金公司中,目前有四位台籍總經理,大型的基金公司,如華夏、南方、博時都看得見台灣人的身影,甚至有些人已走入西部和二級城市。如果有十年的台灣基金業資歷,就有機會爭取到二級城市擔任分公司總經理。至於台灣證券投顧業老手,赴大陸設立小型投顧或資產管理公司的情況更是普遍。

基金操盤 最有發展潛力

     2008年預期最火紅的還是QDII操盤人。大陸目前已有38家基金公司有資格申請QDII,但依證監會規定,公司要有一位擁有五年、三位有三年海外操作經驗的經理人。因為台灣人才有語言的優勢,思惟方式比香港、新加坡更接近大陸,薪水也比這兩地便宜,因此大陸基金公司積極向台灣人才招手。

     中國第一支QDII基金,由前新光投信基金經理人謝偉鴻擔綱,當初有三家基金公司同時找上他。除了南方、華夏、上投摩根都啟用台灣經理人之外,滙添富和富國基金公司後來也都延攬了四至五人的台灣團隊,預估在2010年之前,將會有更多基金經理人循此模式到大陸發展。

     但台灣人的這項優勢,大約只能維持兩到三年,等到大陸人才取得相關資格後,「無庸置疑,台灣人就會被取代了,」汪聖芬以肯定的語氣說。

     當QDII的工作機會不再時,台灣人才只能尋找新的舞台。汪聖芬指出,未來券商、保險公司也需要有操盤經驗的人;基金直銷以及專戶理財可能是下一波開放的業務;未來大陸基金公司允許赴海外設據點時,海外的研究部門對台灣人也會是新機會。

理財顧問 最有國際化本錢

     瑞士銀行台北分行今年大舉擴張財富管理業務,可是區域營運長曾淑芬卻焦急地找不到足夠的理財顧問。她說,瑞銀需要私人銀行級的理財顧問服務,但資深的理財顧問近幾年來流散到香港、新加坡,連本地銀行的理專也在出走,實在很難找人。

     台灣金融業的人才失血現象還不只如此,一級明星經理人、國際機構的明星分析師、外商銀行在台資深主管都在往大陸移動。

     「台灣金融人才最具優勢的時間點,在兩年前就失去了,」中星資本公司董事總經理兼合夥人丁學文指出。大陸金融機構快速坐大,所謂的「台灣經驗」,對照現在大陸的金融現況愈來愈不適用,這也是台灣人才競爭力的危機。

     當中國已成為全球舉足輕重的經濟大國,滙豐中國台灣業務總經理黃豐志指出,中國人力市場現在已是區域級的戰場,台灣人得同時面對香港、新加坡人才的競爭;人口眾多的中國其實也不缺人才,只是現在亟需五到六年經驗的中階主管,但這個問題會隨著時間解決,未來大陸中階主管都會走向本土化。

     在上海浦東陸家嘴35樓的辦公室裡,黃豐志五年多來,每天看著浦東不斷興起的高樓大廈,以及辦公室裡努力打拚的大陸同事,心裡不免為台灣人著急,「我真希望台灣人要加油,能找到機會,在這個聚集全球好手的亞洲新舞台上發光發亮。」

其他相關文章